收藏本站
 
首页>司法行政>社区矫正
社区矫正
酒后任性骑车不慎摔亡 区分责任合理化促赔偿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16-02-25 09:43       

案情简介

2015725日,略阳县五龙洞镇金池院村村委会院子里,该村村民杜某琴携亲戚用平板车推着丈夫陈某平尸体,情绪异常激动,要求村调委会给丈夫的死亡讨个说法,并解决索赔问题。该村调委会主任胡某、村支书黄某、驻村干部何某询问了大致情况后,及时安抚其情绪,劝其不要悲伤过度,当下主要是处理好丈夫的后事,至于赔偿事宜,承诺村调委会会立刻调查、协调解决。

调解经过

当日,村调委会主任胡某一行立刻将事情报告当地公安派出所,并随民警走访相关当事人,又到出事现场进行勘查,对杜某平死亡的情况进行了全面调查。经查,在2015724日下午6时许,已到好友家喝过酒的陈某平骑摩托车回家时,路过同村好友刘某林家时,发现有一群人在喝酒,便不请自到的来到刘某林家,并主动坐在桌子上同饮,同桌的还有刘某峰、沈某明、张某林、杨某栋、姚某、马某某、向某生等刘某林的8位好友,刘某林发现陈某平已经喝过酒,但碍于场面只是礼节性地劝导陈某平少喝点。大概在当晚9时左右,醉醺醺的陈某平向刘某林等打了声招呼准备骑摩托车回家,刘某林怕他一个人骑车有危险执意要送他回去,但被陈某平婉拒。陈某平在回家的过程中因饮酒过量、意识模糊、操作摩托车不慎,撞在山上。当晚10时许,陈某平妻子杜某琴久等丈夫未回家,拨打手机也没人接听,担心丈夫发生意外,于是便拿上手电沿路寻找,最终发现躺在马路上已经不省人事的丈夫。连夜将丈夫送往汉中中心医院抢救,经抢救无效于翌日凌晨3时许死亡。

通过侦查,公安派出所确定此事故为民事案件,排除了陈某平死亡涉及刑事案件后,726日,该村调委会主任胡金山召集杜某琴、以及与陈某平喝酒的刘某林等一行人到村委会办公室,就陈某平醉酒骑车意外死亡赔偿一事进行了调解。首先,胡金山代表村人民调解组织将事故的调查结果、定性以及人民调解的性质和调解效力向双方当事人做了告知;接着,调委会按照民事法律制度的相关规定,对陈某平死亡民事责任进行了分析,死者陈某平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对饮酒过量造成的危害后果应当预见,过量饮酒引发死亡后果,故其应对该后果承担主要责任。同时,与死者同桌喝酒的人员互劝饮酒致使陈某平处于醉酒状态,应该负有安全照顾义务,特别是明知死者醉酒后骑车具有人身危险性却未能尽到安全防范和保护义务,对死者的意外死亡存在一定过错,故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第三个环节,各当事人发言:杜某琴认同胡金山的意见,急切地需要喝酒参与人表态,并提出赔偿款不能低于20万。喝酒在场人员均表示愿意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赔偿款的数额太高无力承担。

调解结果

调委会鉴于矛盾的焦点已经转为赔偿款数额差距上,便决定给予当事人单独做思想工作,分别对多方当事人做思想工作, 讲明各自在此纠纷中的利害关系,通过三个多小时的调解,最终达成协议:由刘某林等5位各赔偿2万元,姚某赔偿1万元,马某某、向某生(两人均没喝酒)各赔偿2000元,另外,所有喝酒在场人员全力协助处理好陈某平的安葬事宜。由所有喝酒在场当事人先给杜某琴支付6万元,剩余的54000元分三年付清。调解当日,杜某琴分别向赔偿人出具了收条,现场收到赔偿款6万元,当场签订了调解协议,相关当事人也出具了欠条给杜某琴。一场危机及时得到妥善化解。

案例点评

在广大农村社会无论是好友相聚、还是婚丧嫁娶等场合,总有人贪酒后地骑摩托车回家,同桌酒友未将醉酒者安全护送,如饮酒者失去或即将失去对自己的控制能力,神志不清无法支配自己行为时,酒友没有将其送至医院或安全送回家中,难免存在醉酒者受酒精的麻痹,严重地破坏神经系统的正常功能,从而致使在驾驶的过程中操作失当出现不安全事故、轻者受伤,重者死亡。此件纠纷的化解中,要求调解员对国家的法律法规全面掌握,正确的运用,对事故的发生经过在公正客观予以全面调查的基础上,并予以定性,然后以理以法以情予以劝慰、疏导,给死者家属提供合理化参考建议,通过多方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并签订调解协议。((略阳县五龙洞镇金池院村人民调解委员会)

陕ICP备14003207号-2 汉中网安:61230001网站标识码:6107000013 汉中市司法局 联系电话:0916-2626573
投稿邮箱:sf.hanzhong@163.com 网站地图
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053号